“孝道”在古代有多重要?国家定了一个制度,若不孝后果很严重


凯发报导:

原标题:“孝道”在古代有多重要?国家定了一个制度,若不孝后果很严重

对于孝道,中国最早的一部解释词义的著作《尔雅》下的定义是:“善事父母为孝”。汉代贾谊的《新书》界定为“子爱利亲谓之孝”。东汉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的解释:“善事父母者,从老省、从子,子承老也”。

许慎认为,“孝”字是由“老”字省去右下角的形体,和“子”字组合而成的一个会意字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“孝”的古文字形与“善事父母”之义是吻合的,因而,孝就是子女对父母的一种善行和美德,是家庭中晚辈在处理与长辈的关系时应该具有的道德品质。

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各朝各代,我们可以发现:汉朝是最看重和讲究孝道的。

那么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这其中原因有很多,但是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:朝廷对于官员的选拔制度。

在汉朝的时候,不论是董仲舒极力推崇的儒家思想以前,还是推崇以后,朝廷选拔人才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就是:看候选人孝道的高低程度。而到了东汉以后,朝廷更是专门列出一种以孝道为主的选拔方式来选官,那就是察举制。

那么,这个制度是怎样的呢?它要察什么?怎么个举法呢?

其实,这个制度就是专门用来考察士人们的言行举止的,然后,会有专门的官员向朝廷举荐秀才和孝廉这两方面的人才。在当时,秀才主要是用来代指那些对儒家思想和经典著作有一定造诣的人。不过,在东汉统治的中后期,凭借秀才当上官员的人很少。

这主要是有以下两个原因:

一、社会上孝道风气盛行,人们过分关注孝道;

二、做秀才需要博览群书和拥有广泛的知识界面,不然的话,大字都不认识的人也能当官,那就太不能服众了。

而孝廉则跟秀才有着很大的区别,它主要是指对自己父母亲的孝顺。因此,就算是没有特别出众的才学和能力,人们也可以通过孝廉担任一官半职。所以,通过孝廉当官的难度比秀才大大的减少了。这可能也是东汉时期的官员,秀才出身的人很少,孝廉出身的人很多的一个原因。

当时,察举制推行后不久,社会就兴起了一阵孝道风尚,人人讲究孝顺。这就使得汉朝的民间和官场发生了许多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,有的让人惊讶不已,有的让人鼓掌称赞,有的让人疑惑不解。其中,汉朝的著名史书中《后汉书》中,就有许多对于孝子故事的描述。

比如说,赵咨的故事。有一次,盗贼去赵咨家抢东西,但是,赵咨八十多岁的母亲恰好病了,正在睡觉。于是,赵咨为了能够让母亲睡得安稳,便主动提出请强盗吃饭,并且,对强盗说:“除了给母亲留下的一些衣服和食物以外,我的妻儿和钱财等你随意拿走吧,我绝对不会阻止你的。”赵咨的这番话把那个盗贼给弄懵了。

后来,这个盗贼觉得赵咨真是个大孝子,为了母亲能够做到这样,于是,便不忍心抢他的东西,转身撒腿就逃走了。但是,赵咨却拿着家里的钱财追着盗贼跑了出去,他一边追一边喊:“盗贼兄,你还没抢东西呢,这些钱给你… …”因此,在传记中,人们对于赵咨的评价很高,也十分仰仗他。但是,随着时代变迁和发展,人们的观念逐渐发生了改变。

我们身边若有一个人像赵咨那样对盗贼的人,大家只会笑话这个人太傻了,人家来偷东西,你还双手奉上。而广大的妇女同胞们,也一定会高喊:把赵咨这样舍弃妻儿的男人,告上妇联去。然而,汉朝就是这样一个朝代,在汉人看来,父母亲就像大地一样,妻子儿女只不过相当于衣服罢了。如果,人们把妻儿看得太过重要,那么,就会被他人认为这个人很没有德行。

再比如说,高官张敞。有一次他给妻子画了眉毛、补了妆容,结果,被中央的纪检批评了,还被人们认为是士大夫的耻辱。所以,时代不同,人们对于一个官员的评价标准也有所不同。现如今,我们常说:如果一个官员能够在他任职期间造福人民,那么,这个官员就是一个好官。然而,在古代能够用道德和行为教化和管理百姓,让地方得以安定,那么,他就算是好官了。

也就是说,现代人们评价一个官员的好坏程度,主要看重他的能力;而古代,则以这个官员的德行为主。至于士人和布衣,人们则认为:士人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,走上官场,成为国家栋梁,那就很让人尊敬和仰仗了。布衣归隐田园,心怀理想,也算是楷模了。但是,历朝历代又有谁能够做到真孝顺和志趣高洁呢?大部分人都是打着各种旗号以谋求自己的利益的伪君子。

长期以来,中国传统孝道文化出现了断层,孝道观念也淡漠了。当然了,如果有人能够做一辈子的“伪君子”或者“假孝子”的话,那么,这个人也算是一个真孝子了。今天,人们对孝道的理解和诠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形势,但是,可惜的是:无论是国家的选官制度还是民间的舆论氛围,人们都是更加追求最实际的效益。

参考资料:

【《尔雅》、《说文解字》、《后汉书》】返回凯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