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感巫术·虐待神媒:《搜神记》里的祈雨术

凯发报导:

原标题:交感巫术·虐待神媒:《搜神记》里的祈雨术

《搜神记》中记录了大量的祈雨习俗,在这些祈雨习俗中,为我们展示了不同的祈雨祭仪,从祈雨方式上大致可以分为交感巫术之相似律祈雨、天人感应行善祈雨、虐待神媒迫天行雨三种主要类型。

一、

交感巫术是弗雷泽巫术理论中一个重要原则。它分为两个方面:第一是“同类相生”或果必同因;第二是“物体一经接触,在中断实体接触后还会继续远距离的相互作用。”前者称之为“相似律”,后者可称作“接触律”。相似律,即他能够仅通过模仿就实现任何他想做的事。也就是通过身体某一部分、与人身相关的东西,或是具有相似性的事物施加巫术,从而起到对事物本身施加巫术起到相同的效果。

祈雨,更多成分是一种巫术活动。在祈雨巫术行为中,更多地体现了交感巫术的相似律原理。人们通过模拟下雨时的相关样子或者相关的求雨仪式、牺牲等进行祈雨,如最典型的造土龙祈雨。在《搜神记》中的《汤祷桑林》、《湘东龙穴》、《虬龙》和《泽水神龙》等条目就反应了这种祈雨方式。

在《搜神记·感应篇》的《汤祷桑林》条目中,商汤作为一国之君,对于国家旱灾负有责任,所以商汤要向上帝祈雨。但是作为帝王之君,为了体现自己虔诚之心,以自己为牺牲,却又不能真正去死,所以就要选择一种替代品,这种替代品就是头发。

因为,头发在古人看来是自己的精华。人比禽兽更是可贵的牲,君王为牲,又比庶民可贵,而君王除去他们的性命之外,又几乎没有比发爪更可贵的东西。故在说故事的人的心目中,成汤的发爪,几乎成是古代中国人所拿出的最上等的祭品或法实——是君王们一身或一条性命的最好的替代品,至少是最好的替代品之一。

那么,商汤就通过头发,代替自己为牺牲祈雨。根据“同类相生”,商汤其实就是以自己为牺牲祈雨,从而感动神灵,普降大雨。

《搜神记·变化篇》中《湘东龙穴》条目有如下记载:“湘东新平县有一龙穴,穴中有黑土。岁旱,人则共壅水以塞此穴,穴淹则立大雨。”湘东新平县有一龙穴,人们一般认为龙穴是祈雨场所,有龙神居住。然而,在干旱的时候,龙没有为人们带来雨水,于是人们将水引入龙穴之中,龙穴被淹没之后,立即下起大雨。人们将水灌入可以祈雨的龙穴之中,就可以得到雨水,水与雨水相似,所以对水进行巫术就可以得到雨水。

在古代祈雨方式中,以水祈雨是一种普遍的现象。在《荆州记》中也有这种祈雨的记载,而且叙述的内容更神奇。在这里,人们通过塞濑来祈雨,濑也就是小溪的意思。如果一个县共壅一个县就都会得到雨水,如果只有一个乡壅水,就只有一个乡得到雨水。因为小溪有水,即使没有祈雨的龙,只要用水状雨,也一样可以得到雨水,而且雨水只在奎塞小溪的地方才能得到。

又如《搜神记·变化篇》的《虬龙》条目中,虫七龙具有降雨能力,那么,根据“同类相生”它的居住之地龙穴,就具有了神圣性,所以对其居住之地龙穴进行祷告祭祀,同样可以感应虬龙龙兴云致雨的功效,同样可以获得雨水。

再如《搜神记·变化篇》的《泽水神龙》的记载,在巴郡有泽水,人们称之为神龙,不可以在它旁边打鼓,如果打鼓就会下大雨。鼓,产生于雷神崇拜盛行的原始农牧时期,是雷神崇拜的产物。雷神崇拜在中国古代是一件普遍的事情,对其崇拜主要是与雷司雨有关。雷声之后一般都伴随有大雨的出现,于是人们认为是雷带来雨水而加以崇拜。但是何时打雷人们无法控制,于是人们根据打鼓的声音和雷声相似,将雷与鼓联系起来。

王充认为雷声是因为雷神打鼓,雷神左手拉连环鼓,连环鼓发出的碰撞声音就是隆隆的雷声。既然雷声是由于雷公敲天鼓产生,那么,通过交感巫术,如果人们需要雨水了,就在其旁打鼓,人们模拟雷公打鼓,鼓声模拟雷声,这样,就会有雷声产生,从而带来雨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材料中,人们将泽水称之为神龙。在晋·左思撰写的《蜀都赋》中说:“潜龙蟠于沮泽,应鸣鼓而兴雨。”神龙在泽水之中,“龙是最初的雷神,”敲鼓可以下雨。通过鼓声模拟雷声,也就是引诱龙,即雷神下雨。

二、

天人感应是中国哲学史上一种古老的理论,它反应了天与人、人与自然相互影响、相互感应的关系。董仲舒以《春秋》褒贬为中心,广泛吸收荀子的理法思想、邹衍的阴阳五行说、墨子的天志思想、法家以君主为中心的赏罚手段、黄老以君主为中心的无为思想等,改造孔子、孟子的天命论,提出天人感应论。

董仲舒的感应论认为,天和人之间存在一种感应关系,天主宰着人,人也能通过自己的行为感动天,从而改变天原来的本意。自然界的一切自然现象所表现出来的祥瑞与灾异,都是上天对人们的奖励与惩罚。他认为“圣者法天”,如果三王五帝能够法天而治,则会“天为之下甘露,朱草生,酸泉出,风雨时,嘉禾兴,凤凰麒麟游于郊。”但是,如果王者表现得无德无道,“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,不知自省,又出怪异以警惧之,尚不知变,而上百乃至。以此见天心之仁爱人君欲止其乱也。”

董仲舒认为如果统治者能够以德治天下,则会出现祥瑞之象,如麒麟、凤凰等,但是当政治失德,就会阴阳不调、五行失序,从而出现灾异,如旱灾、水灾、日食、地震、彗星等。对于农业立国的中国,风调雨顺是衡量一个君主政治得失的最好标准。

然而,中国的旱灾却表现得异常频繁,所以无论是统治者还是民众,都十分重视自己的德性休养。平时统治者要修身正己,当灾害来临的时候,君主要及时反省自我,检讨自己的行为,不要辜负了天意。官员、民众也要讲究自身德性休养,重视美德培养,从而顺应天意,顺应君道。

中国旱灾时常发生,作为统治者或政府官员要及时反省自己的行为,甚至以自己为牺牲,祈求于上天,为人民带来丰足的雨水。在《搜神记》所记载的传说故事中,如《汤祷桑林》条目就有天人感应、行善祈雨的记载。

董仲舒“天人感应”说中的人主要是指当权的君主。商汤作为周王朝的君主,他的行为影响着上天的意志。在商汤统治期间,出现了灾异,就是商汤在政绩、德性等方面欠妥。那么,面对早灾,商汤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祈福于上帝,为人们带来雨水。于是,在此祈雨条目中,商汤主动承担起祈雨的重任,以自己为牺牲,祈求上帝降雨。在中国古代,帝王一般都主动承担灾异的责任,尽管不再以自己为牺牲,但是帝王必须引咎自责,祈福于天。

再如《感应篇》的《谅辅》条目中,太守是地方行政长官,但也要担负起地方上的一切福祥、灾异,以及一切宗教上的责任。太守由于自己行为疏忽,造成了郡县枯旱。而谅辅作为广汉郡的股肱之臣,股肱之臣的职责就是辅佐帝王的重臣。

郡股肱的职责就是辅佐太守,但是谅辅却不能够进谏忠言,推荐贤能、驱走邪恶,调和阴阳,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,而使郡县内万物干枯,所以谅辅就要向天谢罪,祈福于天。当官员疏于职守,天降大旱,提醒官员,但是如果帝王或官员能够及时反省自己,上天也会改变原有的安排,太守和谅辅及时反省自己的政绩得失,通过自曝、自焚等方式反省自己的行为,为人民祈福,终于感动上天,为郡县带来雨水,滋润万物。

再如,《搜神记·感应篇》的《周畅》条目载有,东汉河南尹周畅,在干旱危害人民生活时,将路边的尸骸埋葬,并且为其立冢,于是就降了大雨。在《管子·度地》中就有干旱与尸骨有关的记载:“春不收枯骨朽脊,伐枯而去之,则夏旱至矣。”也就是说,如果春天不将枯骨掩埋起来,夏天就会大旱,那么引起大旱的原因就是因为裸露在外面的枯骨。

在干旱的时候下诏书昭告各地掩埋骨骸,这些都向我们展示了干旱与尸骨有关,只要我们掩埋了露在外面的尸骸,就可以得到雨水。为什么外面有裸露的尸骨就会大旱呢?

外面有裸露的尸骸,不是仁者的政治观,有失德性,所以盛夏才会少雨。将这些尸骸埋葬,是官员德性的表现,所以天就会及时下雨。这暗示了收葬骸骨在圣贤仁政跟风雨之间的因果关系:雨露来自仁政,仁政来自葬骸。”

三、

曝巫,也许是最早虐待神媒迫天行雨的祈雨方式。《搜神记》中出现的商汤祷雨的故事,在先秦历史上广为流传,是中国历史上十分有名的曝巫行为,通过虐待神灵的代言人,而达到降雨的目的。

在“汤祷桑林”传说中,商汤在久旱不雨的时候,曝晒神媒商汤,从而迫使掌管雨水的帝普降甘露。在殷墟卜辞之中就有大量祈雨卜辞,陈梦家先生在《殷墟卜辞综述·求雨之祭》章节中,介绍了大量的“暴巫”形式。

如,烄雨就是将巫立于火上烧以祈雨,甲骨文中烄雨之祭共有128条。巫,作为人神之间的媒介,起到人与神之间的沟通,人们通过巫将自己的意愿传达给神灵。但并不是每次巫及神灵都能满足人们的愿望,于是人们就采取惩罚性的措施,逼迫神灵满足人们的愿望。

曝巫就是对巫及神灵的惩罚,让她们也吃苦头,使其火速察报上苍,催降甘雨。这种方式在先秦时期是非常普遍的,只要在大规模的祈雨活动中都会有曝巫项目。

商汤作为政祭合一的帝王巫师,在祈雨活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帝王是神灵的代表,是神灵在民间的代言人。如果久旱不雨,帝王主动承担责任,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帝王自省进行曝晒祈雨,一方面是用自己的真诚感动神灵,另一面也是通过虐待神灵的代言人,逼迫司雨神灵降雨。

再如《搜神记》的《谅辅》条目中,谅辅以五官掾身份祈雨,是专门掌管祭祀的巫官。既然是巫官,就承担着沟通神灵的任务,当久旱不雨,祈祷于山川而无效的时候,就要通过这种自我虐待的方式,胁迫司雨神灵下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则材料为我们展示了虐待神媒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。谅辅在大旱的时候,首先是祈祷山川,通过祷告、牺牲等手段,获得雨水。三日之后,仍然滴雨未下,太守和谅辅则在烈日下曝晒,仍然不下雨,谅辅才积薪自焚。

可见,虐待神媒是多次祷雨无果的情况下,迫不得已才采取的行为。在《于吉》条目中,孙策将道教神仙于吉捆绑至烈日下曝晒,为人民祈雨。商汤与谅辅,他们是天的代言人,他们的行为影响着上天的意志,天之所以干旱,是因为他们有失政绩,有失德性,所以他们通过自曝行为反思自己的过失,通过虐待自己,求得司雨神灵宽恕。但是于吉作为道教祈雨巫师却是统治者虐待的对象,统治者通过曝晒巫师,胁迫司雨神灵降雨。

以上展示了几种不同的巫术祈雨方式,但是在祈雨活动中,各种方式是相互交错在一起的,没有一种独立的祈雨方式。一般祈雨活动都会伴随牺牲献祭,甚至在一次的祈雨活动中,祭祀主持者充当了不同的角色,赋予了不同的意义。如商汤在祈雨活动中,他既是帝王,反思自己的行为,代表人民祈雨,同时,也充当祈雨巫师,虐待自己,从而迫使神灵下雨,并且运用同类相生的交感巫术,以头发代替自己作为牺牲进行祈雨。

撰稿/艳芬【读史品生活】返回凯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